村医刘朝伟:山村里的“保护神”
发表时间:2018-04-25 16:02:00 来源:ylwmw

    福绵区沙田镇中流村是福绵区较为偏远的山村,也是典型的“空巢村”,村里大部分是老人和留守儿童。但村里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从不用为老人和小孩的健康问题担心,因为他们村有一个“保护神”——村医刘朝伟。

    自1985年始,刘朝伟行医已有30多个春秋,他拿着微薄的工资,却无怨无悔,为村民提供了“小病不出村”的便利。他同时还身兼村民的“私人医生”,为村里每个人建立了健康档案,每个月都要上门为村里的老人做公共卫生服务,追踪记录老人的健康状况,村里的每一条小道都见证了他为村民的身体健康奔走的辛劳。

    村民的贴心医生

    记者来到福绵区沙田镇中流村卫生室的时候,已是中午12点,刚刚给一个病人看完病的刘朝伟从一只袋子里拿出保温饭盅,吃起饭来。记者看到,饭盅里的饭菜很简单,青菜、豆豉,还有些许猪肉,饭也很少。“刚刚动过手术不久,所以尽量吃清淡点。”刘朝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,他说,本来身体不好,家人要求他中午回家吃新鲜的饭菜,但他怕中午有病人过来看病,所以还是像往常一样,早上就用饭盒装着饭菜过来。

刘朝伟因过度劳累,不久前刚做过心脏射频消融手术。“本来身体一直没什么大毛病,但由于经常晚上出诊,身体就扛不住了。”刘朝伟说起这次手术,话语间却透着轻松,似乎只是得了一场感冒。但这件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,“我担心村民知道我生过重病,晚上有急病不敢给我打电话。”正和记者聊着,一个病人走了进来。刘朝伟连忙放下饭盅,给病人看起病来。

    “他这是感冒,吃点感冒药就没事了,药费是15元,按照新农合报销标准,25元以下,病人只需要花1元钱,其他费用由国家报销。”没几分钟,刘朝伟就给病人看完病,并开好了药。

    刘医生在电脑登录系统为病人进行新农合报销时,使用的是五笔输入法,令记者颇为吃惊。“我是前几年才开始学的,以前我不会打字,不会用电脑。”刘医生说,为了能用上这个新农合报销系统,帮村民报销医药费,他就让孩子教自己,还去对面的小学请教老师。快60岁的刘医生打字比较慢,而使用这个系统步骤比较多,但他每次都耐心去完成这些琐碎的工作。

    村民的“私人医生”

    除了治疗日常的小病外,刘医生每个月都要上门为村里的老人做公共卫生服务,追踪记录老人的健康状况,甘当村民的“私人医生”。村中有一位九十岁的老人,家里只有一个儿媳妇照顾,出不了门,每次都是刘医生上门为老人家量血压、测血糖。“村里很多老人都是这种情况,他们能自己来就自己来,如果不能来我就上门帮他们测量。”刘医生说,有些老人年纪大了,不记得服药,有时候要打电话去提醒他们。

刘医生还为村里每个人建立了健康档案,对有高血压等慢性病的人,每周都要电话提醒服药;孩子们的疫苗接种他也详细记载,不漏一项。“我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,上面记有村里老人的姓名、联系方式和所患的疾病,我几乎每天都会翻看一下,哪位老人该提醒服药了,哪位又该上门量血压了。”

    村民的“120”

    “不管白天黑夜,还是天晴下雨,只要有病,打他电话都会马上赶过来。”在村民眼里,刘医生就是村里的“120”。平时村民无论大病小病,主要上门找到他或是打电话给他,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。

不久前,村民陈述辉半夜起来小便时突然晕倒了,家人害怕是脑出血,怕不及时医治会贻误病情,不敢大意,便马上跑过来找刘医生。刘医生二话不说,背起药箱就跟随陈述辉的家人赶了过去。

那晚,刘医生赶到时,病人还处于晕迷状态。他看过病人的瞳孔后,凭经验断定病人没有脑出血,只是血压突然升高,于是给病人服用了降压药,很快病人病情稳定了。“等病人服用了降压药后,刘医生还坐了近一个小时,看到病人病情稳定下来之后,才回去。”至今说起刘医生,陈述辉的家人仍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
    “我不会骑摩托车,出诊都只能自己骑自行车,一些自然村离我家较远,几个公里的山路,中途没有一户人家。”刘医生说,家里人对他半夜出诊常常抱有很大的怨言,说路上万一出了什么问题,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。但他从没把家人的劝告放在心上,有时候一个晚上出诊两三次是常有的事。“有时看完一个病人刚回到家,还没躺下,又有病人打电话来了;有时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时,天已大亮。”

    有一年除夕,下午下班后,正想早点回去,没想到一个小伙子突然急冲冲地闯进卫生室,原来他80多岁的母亲发烧了,整个人都软成了一团,从家里到卫生室又是山路,怕太颠簸加重病情,只能跑过来请求刘医生上门诊治。

    那个晚上,刘医生回到家时,家人还守着满满一桌早已凉透的饭菜等他。最后,不得不又重新加热,才开始了一家人的团圆饭。

    “我还没想过退休”

    1978年高考落榜后,刘朝伟便跟着父亲学医,后进入市卫校进行正规学习,1985年开始正式行医,至今已经三十余年。今年已经59岁的刘医生却说自己还没想过退休。“待遇不高,年轻人也看不上村医这个行当,所以我还没想过退休的事情,如果可以,我愿再多干几年。”刘医生说。

    记者了解到,刘医生每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,妻子在家务农,种养的东西只够自给自足。夫妻俩省吃俭用,供两个孩子上大学。“孩子学费主要是靠贷款和跟亲戚借,目前还有5000元欠款没有还清。”刘医生说。但就是这样,刘医生有时还自己掏钱去救治他人。有一次他到上中村看病,回来的路上,遇上邻村的一个老人骑自行车摔倒,由于自行车的脚踏只剩下一根铁,插进了小腿里,血都流到了地上。刘医生连忙跳下车用布条给老人包扎伤口。但由于伤势太严重,必须送到大医院治疗,刘医生了解到老人是个五保户后,便拦了一辆过路的汽车,亲自送他到市第一人民医院。后来,刘医生还为老人垫付了170元医药费。

    “村民对我的信任,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!”刘医生说,只要身体许可,他就一直坚持干下去,多为村民服务。(玉林新闻网-玉林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