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让女儿这样“活着”
发表时间:2020-01-20 10:11:53 来源:ylwmw

曾经美丽、冰雪聪颖的大二女生梁嘉琪。

梁嘉琪父母自愿无偿捐献女儿的器官。玉林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正在告知他们相关事宜,签署相关协议。

   这是一对朴实的农村夫妻,经年为生活奔波,妻子甚至患上了红斑狼疮,也一直在苦苦支撑。在面对人生的大悲中,他们以德抱怨,给两位苦苦等待器官续命的病患者带去新生;他们,真正诠释了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”。他们的故事,足够感动一座城!

  2019年12月30日,在北海读大二的梁嘉琪与妈妈开心地通了电话,学校放寒假了,她当天下午就会回到北流市沙垌镇秀塘村的家。

   没想到,这却是她们母女之间的最后一次通话,梁嘉琪等不到2020年新年的到来,她甚至没能与父母见上一面,就在北流市区回沙垌镇的S205省道69KM+600M处发生了车祸。

   肇事司机酒驾逃逸了,梁嘉琪没有抢救过来。她的父母怀着悲痛的心情,在1月16日做出了一个大爱的决定,捐出女儿的器官,让女儿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生命。

  1月18日2时多,医生对梁嘉琪进行器官捐献获取手术。当天上午,江苏和重庆的两位受捐者成功进行了肝肾联合移植、肾脏移植手术。

   梁嘉琪父母以德报怨的大爱美德,感动着玉林这座城。

女儿回家路遇车祸,肇事司机逃逸

  “她说当天下午坐车回来,没那么早回到家,叫我好好在家等她。”梁嘉琪的妈妈黄带初哽咽着回忆,当天满心期待着女儿归家,却没想到等来了噩耗。当晚22时多,在QQ群里收到了以北流市人民医院名义发来的信息,说女儿遇到车祸正在手术抢救。原来,医院无法通过女儿的手机联系到家属,最后是通过她随身携带的电脑来通知到父母。

   晴天霹雳啊!黄带初和家人立刻赶往北流市人民医院,“一路上我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,保持着一个姿势不敢动,喉咙哽着难受。”

  黄带初告诉记者,女儿当天坐大巴车回到北流市后,已经是19时多,考虑到时间晚了,她便和人拼车回镇上,没想到在路上发生车祸,伤得很严重。她从北流交警处得知,开车的司机是酒驾,无证驾驶并逃逸,目前还没有抓到。

治疗半个月,依旧无法救回女儿

   在北流市人民医院经过半个月的治疗,梁嘉琪的伤情并没有好转,于1月15日转入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。当时患者生命体征已衰竭,无自主呼吸,血压需升压药维持,她的脑干功能衰竭,即使给予维持生命体征、对症支持等处理,病情仍无明显好转。经过医院的诊断检查,梁嘉琪被确认为脑死亡。

  “我守了她那么多天,都不敢合眼,却等来了女儿脑死亡的诊断。”这个结果,让黄带初夫妇无法接受。

  “这么年轻,太可惜了。”她的亲戚频频摇头,感慨着说出这句话。家里还有80多岁的爷爷奶奶,都不敢告知老人,以免他们难以承受悲伤之痛。

  “我很愧疚,我对不起她,没能救回她,也没有好好地陪伴过她,让她享受到幸福的生活,很心痛。”说起女儿,黄带初泪如雨下,不断反复地说着这些话。在亲朋好友眼中,女儿从小到大都很懂事、乖巧,无论学习还是生活从不让人操心。因为要养家供3个孩子读书,夫妇二人常年在外务工赚钱,留下3个孩子在家,成为了留守儿童。

   女儿开朗,说话贴心,总是能逗得父母很开心。“她总说,爸妈那么辛苦养我们、供读书,等我读书毕业后,就算不嫁人也要赚钱给你们买一套房子。”说着这话,泪,落在黄带初长满了鲜红色斑的脸上,显得格外刺眼,让人痛心不已。这是她患了红斑狼疮的缘故。“以前病情轻,想着养家,便坚持外出务工不治疗,如今病情加重了,就提前回家吃药治疗,等孩子放寒假回来。”

以德回馈社会,捐献女儿器官救助两人

   女儿没能再醒过来,而肇事司机一直逃逸中,这让他们承受着双重打击。在这种悲痛中,夫妇二人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:捐献女儿的器官。

   器官捐献协调员苏武师告诉记者,1月16日其父母签署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确认登记表。在确认患者为脑死亡状态后,患者父母本想把女儿所有有用器官捐献出去,这样让家人觉得嘉琪以另一种方式活着,但经医学评估,患者适合捐献的器官为肝脏和肾脏。1月18日凌晨2时多,医生进行了器官获取手术,当天上午成功为两位受捐者进行肝肾联合移植、肾脏移植手术。

  “让女儿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她的生命,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活跃地奔腾着。”黄带初夫妇表示,女儿离世已是既定事实,他们目前唯一的心愿便是,能够尽快抓到肇事逃逸者,让他接受应有的惩罚。

   链接:

  2019年1月至目前,玉林市共完成遗体器官捐献43例,其中器官捐献39例、遗体捐献2例、角膜捐献2例。 (来源:玉林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