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国南:40年为群众找水井超10万口
发表时间:2018-07-02 08:44:09 来源:ylwmw

仅靠一块指南针,就能迅速确定最佳的打井点,这是陈国南的绝活。来源:玉林新闻网

    与水打了一辈子交道,福绵“水神”陈国南开始感叹自己老了。感慨之余,他又说“但凡还能走,我就不会停下脚步。”

    这一点,他有着过分的“执拗”,没人怀疑他的坚韧。

    40余年里,他免费帮人勘察水井超过10万口,这半辈子都耗在了寻水源的路上,他不求回报,甚至还将自己的大部分工资用以资助他人。

    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”——他的心境,他的品质,正如同源源活水一般纯净。


    早年坎坷 红心不改

     记者抵达陈国南的住处时,是622930分许。在一间朴素的农家宅院前,记者轻叩大门,却无人回应。

    “陈国南一大早就出去帮人勘察水井了。”邻居陈绵林走出来告诉记者,“很多时候,都是天蒙蒙亮,就有人过来请他帮忙了。别人的请求,他从未推托。”

    在邻居陈绵林看来,陈国南的一生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:吃的是素的,穿的是烂的,住的是简陋的,为人民服务的心是红的。

    陈国南的早年经历,听来委实坎坷。1956年,22岁的陈国南从玉林高中毕业,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地质学院(中国地质大学前身),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。

    两年后,国家从各高校挑选精英开设海洋地球物理勘探科研新课目,还有赴苏留学机会,品行兼优的陈国南被选中。然而,随着中苏交恶,局势动荡,陈国南的留学之旅尚未开启就画上了句号。不久,他被调配到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探局。

    文革期间,陈国南被扣上“技术权威”的帽子,在批斗和检讨中度过了漫长而痛苦的10年。

    19757月,陈国南获平反后,向组织申请回乡务农。从此,陈国南回到家乡福绵区成均镇岭肚村,过着平静的农耕生活,闲暇时利用满腹的地质知识,义务帮人看水井找水源,渐渐有了“水神”之称。


    半生寻水 不取分文

    当天13时许,记者终于等到从外面寻水归来的陈国南。他骑着一辆老旧的摩托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,身上白色的文化衫有些发旧,骨瘦如柴,但双目十分有神。

    40多年来,陈国南免费帮人勘察水井超10万口,而且有自己的死规矩:不收钱、不收礼、不吃人东西。有人简单算过一笔账:在玉林,帮人勘察一口井的费用在一百元至几百元不等,若是收费,陈国南如今早是百万的富豪。

    “国家已经给我一份工资,再收钱就不合适。”陈国南认为,自己是党和人民培养出来的大学生,学以致用为人民服务是本分。

    陈国南看水井找水源有一套:仅用一个指南针,很快能确定一个最佳的打井点,准确率高达90%以上。“每天平均都有四五个,有时只需10来分钟就能找到出水点。”

    慕名前来请陈国南帮找水井的人络绎不绝。他们当中,有农民、个体老板,也有受单位委派而来的,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,陈国南总是有求必应,“档期”排得满满的。他夏迎烈日,冬沐风霜,跋山涉水,穿村过寨,足迹遍及广西各地甚至到过云贵高原、华北平原。

    如今,每天陪伴陈国南的,是一辆购于10年前的摩托车,行驶时噪音很大。“以前只能徒步或骑自行车。”陈国南记得,有一次,他到北流市白马镇一个边远山村看水井时,半路上自行车掉链,由于附近没有人烟,他只能推车步行几十公里。

    在一间杂物房里,记者看到地上摆放着许多破旧的解放鞋,陈国南说,“找水这工作,特别费鞋,平均下来,一年得换一两双鞋子。”

    尽管身居山村,但陈国南却一直密切关注外界信息。20085月,他从得知北方大旱,水源奇缺,他二话不说,不远千里北上探水。20多天里,他不惧烈日酷暑,差不多跑遍了北京市周边8个县(市),探到水井20余口,解了当地的燃眉之急。那一年,他已是75岁高龄。


    上善若水 润泽八方

     如今,陈国南的“编制”留在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探局,每月退休金与生活补助成了他唯一的经济来源。“从15块,到35块,再到现在的5000多元,国家给我的待遇越来越好。”陈国南告诉记者。

    然而,推开大门,四处观望陈国南的住处,却简朴得可怜。

    由5间泥坯房围着一个小天井构成了小四合院,客厅收拾得整整齐齐,家里仅有一台旧电视机。他的卧室,在近3米高的小阁楼里,仅靠一把木梯进出。记者颤悠悠爬上阁楼,一个狭小卧房的内部顿时呈现:两条高木凳架上数块木板搭成的床上,吊着发黄的棉纱蚊帐,磨损严重的木地板上堆着几摞旧书。

    他的工资哪去了?陈国南告诉记者,他每个月的工资(退休金),大部分都拿去资助贫困生继续学业。这个习惯源于1979年,当时,他亲戚的小孩因穷读不起书,他就出钱资助,后来,他的帮扶范围逐渐由本村延伸至周边村子。弹指一挥间,40多年过去,受陈国南资助的贫困生,由初中升高中、再到大学。

    一批批学生最终成才,足迹遍布全国各地。每年春节,得到陈国南资助的一些学生来探望他,有的会给他送礼,他坚决不收,而让对方去帮助更有需要的人;尚在校读书的孩子来看他,他则会给对方鼓励,让其好好读书。

    多年来,陈国南每个月都会留下一张清单,清晰地记录了他资助的贫困学子和孤寡老人。粗略一算,除去清单上的开销,老人的生活费已所剩无几。“生活够用就行了,人不能求得太多。”陈国南微笑着说。

    如今,没有什么人与这个老人做伴。对陈国南而言,孤独早已不是负担,而是一种常态。他告诉记者,年轻的时候,他也谈过对象,“文革”时期,他担心拖累人家,故而分开了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房间里摆放着各类非处方药。原来,就在上月,他刚因病住院,但回到家后第二天,又匆匆出去,替人探井找水。

    “医生说我的心脏有问题,一直以来,我血压都偏低。但我感觉自己身体还好,还能服务老百姓。”陈国南说,“只有我还能走一天,我的脚步就不会停止。”(来源:玉林新闻网)